麻豆传媒林曦

放屁,天邪宗的魔修坑蒙拐骗五毒俱,甚至杀人放火的也不少,更恶一些的,夺人功德,一次就害一家老小,拿童男童女炼丹,这都是现在修界公开的秘密了。

虽然首恶者是逃了的朱清,可是现在他门下的弟子很多都不干净,这时候和他们说醉心于修炼,蒙谁呢?

只是,许贤现在的修为虽是各掌门中最弱的,但没人敢怼他,所以都沉默,沉默的表示反对。

许贤却没这个自觉,见他们都不说话,就只当他们认同了,于是扭头和林清婉道:“你们既然要搞,那就搞大一点,最起码要给需要工作的修士安排好,一年就那么百来个岗位,都还不够我们天邪宗一个区的弟子分的。”

林清婉:“……我们特殊部还没有改行的想法,许宗主,你不能把门下所有弟子的就业压力转嫁在我们身上。”

呦,这个说法很不客气,大家纷纷看向许贤,想看他的反应。

莫掌门都已经预备好阻止许贤发怒了,谁知道许贤笑呵呵的道:“那就按照比例来?我们天邪宗的弟子最多,每年你们特殊部能分给我们几成的名额?”

大家精神一振,没空再看戏,纷纷看向林清婉,“现在就要定下吗?那职位怎么划分?我们每个门派的弟子擅长的可都不一样,这工作也得照着他们的长处来分配吧?”

林清婉就笑眯眯的道:“诸位放心,这些问题我们都会开会确定的,到时候诸位掌门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在会议上提出。对了许宗主,您现在京城,那现在京城中活动的天邪宗魔修有多少?年节到了,京城热闹得很,还得您约束一下弟子,以免有事故发生啊。”

视线一下又回到了许贤身上。

茶话会嘛,当然是要说说闲话,打探打探彼此的虚实,正事还是应该放在会议上谈。

许贤眯着眼睛看了林清婉一会儿,似笑非笑的问,“怎么,是我天邪宗的弟子闯祸了?还是特殊部从一开始就对我们抱有偏见?”

高颜值爱自拍女生午后咖啡店写真

许贤说这话时加上了威压,直接碾压过来,林清婉脸色微白,就是莫掌门他们也一时沉默下来,显然是对方积威甚重,大家都有些忌惮。

易寒放下茶杯,茶杯磕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一下就打破了僵局,他看向许贤,似笑非笑的问,“怎么,许宗主不了解自己门下的弟子吗?正好过年了,我们特殊部将今年一年发生的案件都统计出来了,回头我可以让人送一份数据给您,甚至报案卷宗也可以向您开放,如果不够,我们还可以提供近五年,甚至是近十年的数据。”

许贤:“……”

林清婉笑道:“易寒,许宗主并不是那个意思,以前天邪宗当家做主的是朱清,现在许宗主回来,天邪宗弟子犯案的概率已经大大减少。许宗主,您也放心,我们对修界所有修士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有偏见这种东西存在。”

易寒颔首,“违法犯罪的,我们会尽己所能的将人捉拿归案,还受害人和世间一个公道;遵纪守法的,凡是符合救助条例的,不管他是我逸门的弟子,还是其他宗门弟子,天邪宗的弟子,我们都会按照规章制度帮助的。”

林清婉和他一唱一和,点头道:“不错,而这救助条例和规章制度我们后面会和大家开会商议的。”

莫掌门见两个小辈竟然胆大到去撸老虎须,一时有些冒冷汗,他们一直对许贤很客气,哪怕他现在修为比他们低,也从没人敢轻看了他,以至于大家对他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

正在大家感叹林清婉和易寒初生牛犊不怕虎时,许贤就哼哼道:“勉强算你们公正吧,只是我要提前说一声,我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我天邪宗,但使你们记得,别的宗门有的,我们天邪宗也要有。好歹我们天邪宗也是修界四大门派之一。”

又沉着脸道:“之前我闭关不出,天邪宗为奸佞朱清把持,以至门中弟子触犯国法和门规,这些人不用你们说,我自会料理了,但今后我门中弟子自有门规约束,要有违反,也不劳特殊部出力,我自会了结。”

易寒脸色一沉,这种治安案件是他管着的,许贤这话相当于把天邪宗凌驾于特殊部之上了。

“许宗主大义,易某佩服,特殊部现在人员是少,但下面各地还有地方警员,办事效率还过得去,所以涉及国法方面就不劳许宗主费心了。”易寒顿了顿道:“虽然两界给各宗门处理内务的空间很大,但我还是要提醒许宗主一句,私刑少用,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跨界,到时候要是违反了两界规定的法律法规就不好了。”

许贤哼哼。

其他人却精神一振,这也是他们开茶话会的原因之一,朱清逃走,许贤接手天邪宗后,天邪宗就变了。

虽然天邪宗的弟子大多修为低,精英弟子比不上他们任一门派,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呀,而且在凡间占有很大势力。

所以他们一直在关注,想要知道许贤要怎么处理天邪宗这么多人。

弟子供养门派,门派也要庇护弟子,以前朱清在的时候,门下弟子四处搜刮钱财,自己留下一部分,大部分上交门派。

然后门派想办法购得修炼资源,再按照贡献发给门下弟子,在弟子受到生命财产安威胁时出力帮他们解决,又或者是在敛财的过程中遇到拿不定的硬茬,他们也会受邀出手。

因为朱清很有自知之明,门下弟子一直只针对凡人,偶尔骚扰一下野修和散修,从不会招惹各大门派。

于是这么多年来,大家相安无事。

但许贤接手后不过三个月,先是把他们正在进行的活动停了一大半,除了少部分正规的企业外,其余大部分天邪宗弟子都失业了。

然后当时易磊和特殊部趁势大范围的抓捕曾经违法犯罪的天邪宗弟子,及其在凡间的合作伙伴。

易磊更是把他们赚钱的那些邪教传播点,违法的企业等连根拔起,今年下半年的半年时间,从西北的那把火一直烧到了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