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ios直播最新下载

♂? ,,

..,最快更新总裁宠妻超给力最新章节!

霍世轩还是刚才的表情,蹙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

陆文芝扭头瞪了他一眼,低声吼道:“世轩,跪下!”

“凭什么?”霍世轩质问。

“凭什么,还有脸问凭什么,我问,现在躺在面前的人是谁?”

霍世轩面无表情,好半天了才说了两个字,“我爸!”

“既然还知道这是爸,就给我跪下!”

不知道是演技太好了,还是陆文芝真的动怒了,语气都打着颤。

霍世轩执拗不过,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虽然表情不情不愿的,但是至少他真真实实的在地上跪着。

“道歉!”

霍世轩看了一眼陆文芝,“妈!”

长发气质美女独自享受下午休闲时光

“……”

屋内的场景说不上感人,也说不上温馨,一个吼着,一个自我阐述着自己的辛酸,另外一个蹙着眉头安安静静的听着。

霍建国虽然疾病缠身卧床不起,可是他又不是傻子,很多事情他都明白都懂,可是眼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是老婆,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他没办法怀恨他们。

“知道不知道爸爸为了操了多少心?还不争气……”陆文芝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霍建国蹙着眉头叹了口气,“好了,别说了!”

他说着拿出了打开柜门拿出一个小木盒子,上面带着密码锁。

陆文芝见状眼睛立马亮了,她知道霍建国有这么一个小木盒子,她也知道里面放着重要的文件,但是她却从来不知道这小木盒子到底放在哪儿。

霍世轩的眸子也亮了,他站起来走到霍建国面前想看个究竟。

陆文芝又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跪下。

这次霍世轩的态度倒是好,噗通一声跪在了床边儿。

霍建国打开一个牛皮纸袋,从里面抽出几张纸来,又顺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根水笔,利索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们不就是想要我手里的股份吗?拿去吧!”

他说着把文件递给了陆文芝。

这文件是他早就让人拟定好的,其实当初霍世轩出生的时候他就拟定好了,只是看着霍世轩一天天长大,种种不成气候的表现又让他揪心,他本来是又拟定了一份给霍世庭的文件,可是也没派上用场。

陆文芝接过文件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不过她还没看清楚上面的内容霍世轩就抢了去。

霍世轩盯着文件看了几秒钟,立马咧开嘴笑了,

“谢谢爸!真是我亲爸!”

陆文芝见状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笑了起来,她脸上明明还挂着泪珠呢。

这感觉就像是出着太阳下雨一样,很怪异。

看着这对母子的喜悦之情,霍建国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的脑海里是霍世庭的身影,还有就是大哥霍平安临终前交代的话语:世庭还小,这霍家的大小事,一定要照看好了……

霍建国想的有点儿多,眼睛都湿润了,他看着眼前的母子,像是在对霍世轩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只能帮们这最后一次,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们好自为之吧!”

可是这会儿陆文芝和霍世轩哪还有心情听他说这个,两个人都已经完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了,仿佛整个霍氏都是他们了的似的。

霍建国实在是看不惯着二人的模样,就又说道:“们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陆文芝这才收回了思绪,看着霍建国说:“那好,早点儿休息,今天晚上世轩住在家里陪着,就在隔壁,我去把房间给他整理一下,要是有事儿立马叫我!”

陆文芝说完往霍建国手里的木盒子里看了一眼,里面居然还有一个牛皮纸袋,她想看看那个是什么,于是就说道:“我帮把这盒子收起来吧。”

陆文芝话音刚落就伸手去拿那个木盒子,霍建国敏锐的避开了,“这个不用,们先出去吧。”

陆文芝的眼角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眉头微微蹙起。

两年前霍建国曾经打开过这个盒子,当时他也是拿出一份文件看了看,自己说要帮他收起来的时候他也是像现在一样拒绝了。

当时屋内并没有其他用人,可是她再次回来的时候这个盒子已经不见了,她曾在霍建国的茶里下过药,然后等霍建国睡着的时候翻箱倒柜的在屋里找来找去,都没发现。

她是不知道霍建国到底能把它藏到哪儿去,霍建国这残疾是真实的,可不是在拍偶像剧他故意扮演的,他是真下不了床。

可是如果下不了床,他的手臂能触碰到的也就那么几个地方了,他到底能放到哪儿去呢?

陆文芝想着愣怔了几秒钟,直到霍世轩拉着她出去她才收回视线,“那我先出去,马上就回来。”

“不用了,今天晚上去客房睡吧。”

霍建国淡淡的说了一句闭上了眼睛,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刚被合上盖子的小木盒子。

陆文芝没在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一出门外霍世轩就忍不住叫了起来,“妈,看,我们成功了,股份到手了,我们可以出人头地了……”

霍建国烦躁的叹了一口气,重新打开盒子,拿出另外一份牛皮纸袋,从里面抽出一沓a4纸看了看,眉头紧锁。

……

霍世庭踱步走进主楼,直接进了后堂。

不知道霍国安夫妇跟苏合都说了些什么,苏合的小脸红扑扑的,一看见霍世庭就眯着眼睛瞥了他一眼,一脸“回去再跟算账”的表情。

霍世庭眯着眼睛走了进来。

霍国安夫妇貌似很开心的样子,霍国安还一个劲儿的给霍世庭使眼色。

“见到二叔了?”霍老太太问。

霍世庭点点头,“他的身体很好,们别担心了。”

提到霍建国,霍国安的表情又严肃了起来,“我不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我是担心他的心里健康,怕他生闷气想不开。”

霍国安说完又问道:“二叔把股份给了吗?”

苏合闻言愣怔了一下,难道霍世庭回来是去问霍建国要股份去了?“没有。”霍世庭淡淡的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