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草莓社区的app

第73o章 教育沈若琳

沈安安的一番话,可谓是诚恳非常。

完就是一副长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着实噎的白月梅一下无法反驳。

这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公司的利益,如果她再反驳,那就是把沈氏的展都不放在眼里了,老爷子肯定不乐意。

“爷爷,您别听姐姐乱说,刘金家里什么能水我还不知道?

她爸原先就是个农民,赶上拆迁才捞了一笔作为了本钱,

现在弄什么新能源也不过就是唬人的东西,咱们沈氏这么大的集团,人才辈出,

难道要将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农民身上?

姐姐这么说,无非就是想借着说公司的事来让您觉得我不懂事,

纯属就是公报私仇!”

沈安安听了,不禁心中暗笑。

沈若琳这个白痴,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她自己足以将自己埋到坑里了。

清纯美女日常家居清新美照活力十足

果然,沈正听完了沈若琳一口一个农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立刻训斥道,“你爷爷就是农民,你爷爷的爷爷也是农民,

你爸就算现在是集团的总裁,他也是农民的儿子,

你也是农民的孙女,你竟然瞧不起农民?

过了两天好日子,我看你是忘了本了!”

沈若琳被老爷子训斥的吓的身体一颤。

她怎么不知道爷爷原来是农民,从没有人告诉过她啊!

“爷爷,我不知道您原来是……不然打死我也不会这么说的……”

沈正哪里会因为这样的说辞就轻易原谅?

“这么说,你就可以出去说别人了?你一天白米白面的吃着,哪一个不是农民种出来的?

竟然还瞧不起农民,上了这么多年的学,算是白学了!”

“爷爷……”沈若琳百口莫辩,“我没有瞧不起农民,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我想表达的就是刘金的父亲是农民,对于经商什么的……”

话说一半,白月梅无奈的拽了她一下。

警示的眼神示意她别再说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描越黑。

沈正鼻腔哼出一声,“农民就不能经商了?这么大个沈氏,不就是我这个农民出身的做起来的吗?”

沈若琳彻底没词反驳了,只将怨恨的目光看向沈安安。

都是因为她下了套,自己才不小心说错了话,得罪了爷爷。

“我是真的不知……哎,爷爷,您要怎么相信我呢?”

沈若琳也懊恼非常,怎么解释都好像是在狡辩。

沈正矍铄的目光,严厉的看过来,斥责道,“行了,你这思想教育看来是得重新回回炉了!

平时里任性点,我也都随你去了,

现在看来,你是这里出了问题!”

沈正说着,指了指沈若琳的脑袋,“家里也是太惯着你了,从明天开始,你出了去学校,下课了马上回家,

我会请老师过来教你,不能再这么放任自流下去了!”

明摆着老爷子是在说沈若琳的思想不端正,并且顺带也指责了白月梅的娇惯溺爱。

“爸,您看若琳都是大学生了,我回头会好好教育她的,这请老师的事,就别……”

“你教育?”沈正反问,“这么长时间以来,这孩子的成长我也是看在眼里的,

你们是都以为我老糊涂了吗?

若琳如果再这么放任下去,以后铸成大错有你后悔的!”

白月梅虽然脸上还得陪着笑,可态度却多了几分不以为然。

干干的一笑,“爸,瞧您说的,没有那么严重吧。”

“不严重?你觉得哪件事情不严重?”

沈正将文明杖在地上一顿,气愤非常。

“难道还要让我把事情都一一点名吗?”

白月梅自然是维护女儿,“若琳是任性了些,可也不到您说的需要找老师专门纠正思想吧?

若琳刚刚上大学,课业紧张的很,今天也是因为若兰的事赶回来的,

您说让她每天回来上课,这也太为难了些,学校也不见得同意啊!”

没辙了,只能搬出学校堵老爷子的嘴。

沈安安奇怪的问道,“课业紧张?那若琳怎么还去云边市旅游去了?”

沈若琳狡辩,“我那是……我那是去采风了!”

“采风啊?那在云边没少拍照片吧?拿出来给我们也瞧瞧云边的好风光啊!”沈安安双手抱在胸前,嗤笑问道。

沈若琳脸一下通红。

她压根没去云边,哪里来的照片?

关键是,沈安安好像早就知道似的,妈妈把消息封锁的很好,怎么久让她知道了呢?

白月梅站在这里别提多窝火了,她算是看出来了,沈安安这就是在一步步的给沈若琳挖坑呢。

她是非得让若琳在爷爷面前丢脸不可。

忍下怒气,强扯出笑容。

话锋一转,“安安啊,难得四少来看爷爷,咱们这些事等宴会过后再说,别怠慢了四少!”

沈正是真的生气了,听到白月梅如此说,倒也觉得此刻说家事不太好。

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宫泽宸微微一笑,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我没关系,更不会觉得怠慢,爷爷您不必多虑!”

手臂轻揽住沈安安的腰,笑意深邃,“怪不得小乖这般懂事,都是爷爷教导的好!”

沈安安就差笑出声了。

宫泽宸不过两句客气话,却是无招胜有招。

再看白月梅母女二人,简直脸色比锅底还黑。

沈安安微笑回应,“所以啊,我也希望若琳能够快点儿长大,让爷爷和白姨少操些心的,

爷爷,要不这样吧,刘总一家我也算安抚了一下,

现在让若琳过去郑重的道个歉,我再去说和说和,看看人家是不是就不计较了!”

沈正双手握着拐杖,站了起来,“走,我跟你们一道去!”

“爷爷,您就别劳师动众的下楼去了,不如我让刘总一家人上来?”沈安安不愿折腾爷爷,提议道。

沈正则坚持,“不用,竟然教育孩子,我也得以身作则,

我的孙女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欺负人,我这个做爷爷的必须下去亲自道歉,

不用多说了,走吧!”

说完,沈正率先走出了书房。

老爷子都做出了样子,沈若琳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了。

只等着爷爷走出们去,才忍不住恨恨言道,“沈安安,你故意让我出丑是不是?”

沈安安居高临下,语气却理所当然,“对,我就是故意的!”